撑起“规范未成年人参加网络直播”提案

□记者 吴军礼 

网络主播依靠唱歌、跳舞、谈天、卖萌就可以引来重视,乃至一夜暴富。这关于求知欲强、猎奇心重,选择、判断能力弱,价值观正在构成期的未成年人来说未必是功德——这一现象被省台盟“尽收眼底”。在本年省两会他们提交提案,呼吁规范未成年人参加网络直播。 

2017年12月,“00”后女孩迷上“映客直播”,用爸爸妈妈的钱打赏男主播65万元;2018年3月,美拍平台上因呈现未成年人脱衣、裸露等不文明直播行为,被责令停止更新7天……直播流行、乱象频发,未成年人正遭受着网络的风险损害,呼喊有关法令法规能尽快出台。 

2018年5月11日,全国政协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,围绕“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》的制定”建言献策。在此之前,台盟中央承接了为此次会议进行的相关课题调研,省台盟参加其间。省台盟为此选取了未成年人参加网络直播重视问题,开展了详尽的调研。 

参加此次调研的省台盟青年委员会副主任谢斌介绍说,从上一年2月到4月,二三十名调研组成员上街头、进网吧,线上加线下,明察暗访、分发问卷,在校园周边造访学生、家长,还动用本身资源尽量扩展调研规模。同时研讨各类手机APP在未成年人保护上是否有所作为、APP植入广告是否适合未成年人触摸等问题。 

调研发现,现在未成年人遍及感到学业压力大、外交规模窄,网络便成为本钱最低、最易上手的社交渠道。而APP因为缺乏有用监管而内容混杂,“软色情”“十面匿伏”“污文化”隐匿其间,传入未成年人视野的内容鱼龙混杂。 

“我们共发放网络问卷249份、纸责问卷800份,线上线下超过千份。”谢斌整理问卷时发现:监护人不清楚未成年人是否在玩网络直播的占18.26%;监护人对未成年人是否该远离网络直播持模棱两可情绪的占33.91%。 

“另外我们还了解到,大大都监护人期望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尽快出台。”谢斌说。 

基于这些详实信息,省台盟最终构成了关于促进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》尽快出台的调研陈述。这次调研还收获另外一个成果,就是省台盟在本年省两会提交的《关于规范未成年人参加网络直播的建议》的集体提案。 

省台盟在提案中建议:监护人要主动了解网络直播,加强对未成年人观看网络直播的监督;校园应使用校园绿色网络体系,引导学生正确地运用网络;政府部门应加大直播平台监管力度;互联网企业要实行企业职责,自觉抵制不合法直播。 

“细化来讲,建议触及监护人应多带孩子参加户外活动,防止孩子沉溺网络;校园要塑造完善学生‘网民’的‘网络社会人格’;政府要设立未成年人网络损害案件专门申诉通道;网络软件要设置一键举报功用等多个方面。”谢斌解释说。

相关阅读